巴尔特慧

Jesse Eisenberg、Halbarry

【绿红】Loving Strangers(傻白甜,一发完结)

一只懒惰的熊:

BT来源于同名歌,写小段子时忽然想到的傻白甜梗。


私设有。


诗人哈尔,大学化学老师巴里。


当然他们还是绿灯侠和闪电侠。


超级傻白甜ww一发完结,大概7000+略长!




 


01


巴里·艾伦第一次见到哈尔·乔丹是在海滨城新开的某家风靡网络的餐厅里。他独自一人坐在靠角落的单人沙发里,拿着一支笔在纸上写写画画,偶尔停下来小啜一口咖啡。他眉心微皱,或许是因为遇到了什么困难,但这并没有让他看起来不容易亲近,反而变得越发有吸引力。


 


大概是感受到了巴里毫不掩饰的目光,他抬起头来,敏锐地觉察到巴里的视线,就在巴里赶到窘迫要转移视线时,他的眉心慢慢舒展开来,朝巴里露出笑容。


 


巴里慢了半拍才意识到自己偷看别人不仅被发现,那人还朝他露出了一个于他而言绝对称得上直击心口的笑容,所以他的脸很快就烧了起来,就像他用超级英雄的身份打击犯罪分子时所穿的制服一样。


 


然后他飞快地将自己买到的食物打包带走,差点儿用神速力的速度逃离了现场。


 


巴里·艾伦是个gay,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但也不算太少。和他关系亲近的人,例如和他认识多年的中城记者艾瑞斯·韦斯特和他的警察养父弗莱警探。在几年前巴里对他们出柜时,身边的人几乎没有人感到惊讶,好像他们早就知道了这个事实一样,就连弗莱也一副“我什么都明白,只要你开心就好”的表情。


 


虽说gay的圈子多少有些乱七八糟,但是作为一个洁身自好的大学化学老师,巴里就连普通酒吧都没去过多少次,大部分时间不是在给学生们上课,就是窝在实验室里做研究,连一把年纪的养父都忍不住操心起他的终身大事。


 


巴里的性子一向黏糊而又迟钝——毕竟还在学生时代他就被人称作是书呆子——所以哪怕已经二十五六,他也没怎么恋爱过。


 


直到他在餐厅里遇见哈尔·乔丹,并且对这个还不知道名字的陌生人一见钟情。


 


好像他是长时间放置在空气中的苯酚,在恰当的时机变成了粉红色。


 


哈尔·乔丹是个诗人。


 


这身份无论告诉谁都会得到一通奇异的嘲笑声,好像在说“天啊这年头居然还有人以诗人为职业真是太老土了”,不过幸好他是个特立独行到一定境界的人,对于他人的评价一向不往心里去,用他朋友的话说就是“自由散漫”,倒也十分符合诗人的气质。


 


哈尔·乔丹正在为一首诗烦恼。


 


他很少遇到这种毫无灵感的时刻,在得知海滨城新开了一家十分受人欢迎的新餐厅之后,哈尔抛下了自己创作一半的小诗,离开大学城直奔着餐厅而来,点了一杯招牌咖啡后就把自己扔进了角落的沙发里。一边烦闷地思索着写不出来的诗,一边百无聊赖地打量着周围的年轻人。


 


他和年轻人接触很多,或许就是因为如此,他的灵感才能像年轻人永远不会枯竭的活力一样源源不断地涌进他的脑海。


 


可惜这段时间他像是被缪斯抛弃的可怜人,握着笔浪费了一张又一张纸和一个又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写出来的句子却都是破碎而松散的,如同一团散沙。


 


哈尔无法克制地皱紧了眉头,哪怕是从他背后的高窗里射进来的细碎阳光也不能让他的心情好转。


 


就在他为一个词语的搭配苦恼不已的时候,心思敏锐的诗人察觉到有人在注意自己,那视线不是令人不舒服的打量,也不是因为他穿着的老旧而略带鄙夷的嘲讽,反而就像落在他桌子上的一抹阳光,温柔而恰到好处。


 


哈尔抬起头,在一列排队购餐的人群中一眼就望见了巴里·艾伦。


 


对方大概从未想过偷看会被发现,神色之中染上了几分慌张,想要别开视线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过,那慌乱的模样就像一个落入凡尘的天使。于是他扬唇一笑,甚至还眨了眨眼——这是他搭讪时常用的伎俩。


 


结果对方脸一下子就红透了,让哈尔不怎么合适宜地联想到了和他曾经并肩作战过几次的速度飞快的同伴,他身上制服的颜色就和对方的脸色差不多。


 


等到对方逃跑一样离开餐厅之后,哈尔瞥了一眼自己写下的诗句,然后毫不犹豫地把纸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他的缪斯回来了,而他现在根本不需要这种一滩烂泥的句子。


 


一向浪迹花丛的散漫诗人感觉自己许久不曾跳动的心脏忽然重新活络起来,因为他对尚且不知道名字的陌生人巴里·艾伦一见钟情。


 


仿佛阿喀琉斯与帕特洛克罗斯的美好相遇。


 


 


02


“你怎么突然心血来潮回家来了?我以为你今天也打算留在学校不回来。”弗莱警探把一块披萨递给坐在他面前的巴里,问道,“还是说你终于想起来要来看看我这个孤独的老头子了?”


 


巴里接过披萨道了谢,满怀歉意地说:“我很抱歉,只是最近有点忙。”


 


一面要教书带学生,一面还要穿上制服以闪电侠的身份打击犯罪分子,这当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而且他还不能让弗莱发现。


 


“当然当然,毕竟你是个大人物。”


 


巴里吓了一跳,连忙将嘴里的披萨咽下去,问道:“你在说什么?什么大人物?”


 


“这么年轻的大学教授,当然是大人物,他们不少人可都羡慕我有个好儿子。”弗莱顺手给他递了杯水,“你反应这么大做什么?”


 


巴里将水一饮而尽,解释道:“噢,没什么,我以为你要说什么奇怪的事。”


 


弗莱打量了他半天,又继续问:“那么,你今天回来是有什么事要跟我商量吗?既然你这么忙的话。”


 


巴里的脸一下子有些发红,他斟酌着语词,小心翼翼地开口道:“额,你知道……我工作的地方和海滨城很近,我听说最近那儿开了一家很棒的餐厅,就去了一趟……然后在那儿遇到了一个……”


 


“一个很帅的男人?”弗莱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接过他的话茬。


 


巴里认命般地点了点头:“他不光长得很帅,而且很性感,看起来就是个……很会调情的家伙,在注意到我偷看他之后他还朝我笑了笑!”没等弗莱说话,他又捂住额头,哀叹道:“可是他只是个过路的陌生人,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甚至不知道有没有可能再见到他!”


 


“你能有这种时候我都谢天谢地了,我还以为你要娶‘化学’为妻。”


 


巴里无奈地哼了一声。


 


“不过你要是能够把他的长相画下来给我的话,我倒是可以到警局的数据库里帮你查一查他到底是什么人。”


 


“嘿!你不能那么做,这又不是在调查犯罪分子!”


 


弗莱耸耸肩,表示自己不过是开一个玩笑。


 


“也许你可以再去那家店碰碰运气,说不定他也正好看上了你,”弗莱警探十分淡定自若地说,“这样一来我也不必再忧心你是不是真的爱上了化学。”


 


巴里叹了口气。


 


天知道两个gay在一家店里相遇在同一时间看对了眼然后在互相不知姓名没有留下电话号码的情况下再在同一个地方相遇是什么样的小概率事件。


 


不过他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所以只能听从弗莱的建议,毕竟蹲点可是警探们最擅长的事。


 


而他也没想到第二次相遇会来得这么快。


 


卡萝尔被哈尔约出来时心情并不算好,但在对方提议请她喝一杯并且将自己在餐厅里偶遇的金发蓝眼小帅哥的遭遇告诉她之后,她的心情就迅速得到了恢复。


 


“一见钟情?哈尔,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个词会和你沾边。”卡萝尔毫不客气的夸张地笑出声,“我真想认识认识那位金发小帅哥,你知道他的名字吗?”


 


哈尔可怜兮兮地摇了摇头:“我们只是眼神接触了一下,连一句话也没有说。”


 


“这样你就爱上他了?我真是越发想认识他了。”卡萝尔又叫了两杯酒,“别这么沮丧,哈尔,说不定他也喜欢上了你,你不是说是他先偷看你的吗?”


 


“话是这样说没错,可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更别提电话号码了,我根本不知道会不会有第二次碰面!”


 


“你可以再去那家店,说不定还会碰到他,这也是你唯一的办法了。”卡萝尔将杯子里的酒仰头倒入嘴里,“不过一定要记住,如果真的再碰到他了,千万要问到他的名字和电话号码。”


 


哈尔无奈地摊手:“我们还不知道他是不是gay。”


 


卡萝尔挑了挑眉表示怀疑:“一个在男人的注视下会脸红的家伙?”


 


哈尔厚脸皮地说:“说不定那是因为我魅力太大,男女通杀。”


 


卡萝尔冷冷地笑了一声。


 


哈尔当然知道卡萝尔说得对,他若是还想遇见巴里,只能在餐厅里耐心等待。所以没过多久,他就趁着没课放松的日子又去了那家餐厅。


 


上天毕竟是眷顾他的,不仅给了他才华,还给了他幸运,没有等上多久,他就再次遇到了巴里·艾伦。


 


 


03


巴里很紧张。


 


这不能怪他,他是个没什么经验的宅男,十六岁时的第一次约会还被他弄得一塌糊涂,而那个名叫凯蒂的女生自那次约会之后再也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或许是那次失败的约会给他造成了阴影,十六岁过后他就没有再约会过,不是在读书学习,就是沉迷在漫画之中,成为别人嘴里不折不扣的书呆子。


 


他紧紧握着手里的咖啡杯思考该如何去找穿着旧飞行员夹克的男人搭话,根本没注意到对方已经在他出神的时候坐到了他旁边。


 


“嘿。”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他的紧张思考,巴里抬起眼就看到他想了好几天的人坐在他的面前,紧张得一下子就像变成了不会说话的哑巴,呆愣愣地看着对方。


 


“很幸运能够在这里再次遇到你,”哈尔微笑着说,“我是哈尔·乔丹,你呢?”


 


“巴里·艾伦。”


 


“这名字听起来可有些熟悉。”哈尔皱着眉在脑海里搜索了一番这个名字,却没有想起来在哪里听说过。


 


巴里瞬间笑出了声,道:“你就是这么和人搭讪的吗,乔丹先生?”


 


“我发誓我的开场白一般没有这么逊,还有,你可以叫我哈尔,巴里。”


 


巴里发誓从来没有人这样叫他的名字,好像他的舌尖上含着一块快要融化的棉花糖,缱绻而又甜腻,令人面红耳赤。


 


“哈尔。”巴里老老实实地喊了一声。


 


哈尔满意地笑了笑:“上个星期我在这里遇见你的时候,我发现你在注意我,而我也不可避免地注意到了你,巴里。”


 


“这可真是小概率事件哈,两个有同样性取向的人,在恰当的时机、恰当的地点,同时注意到了对方。”巴里微笑着说,“发生这种事的几率,得同时将我们知道这家受欢迎的餐厅、我们的工作时间、往来的诸多人群等等这些乱七八糟的因素都考虑在内,也就是说……”


 


“命中注定。”哈尔轻而易举地给出了答案。


 


巴里张了张嘴,将滑落在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最后再开口就变成了:“你说得对。”


 


“我很高兴认识你,巴里。”


 


“我也是,哈尔。”


 


接下来他们总算是坐在一起吃了一顿饭,交谈期间哈尔得知巴里是附近那所大学的年轻化学教授,便总算明白为什么他会对巴里的名字感到耳熟。


 


“哇哦,这可真是太巧了,你也是那儿的老师吗?”在将一块巧克力羊角面包的最后一点吞咽入腹之后,巴里惊讶地对哈尔的话给出了回应,“那么你是教什么的呢?”


 


“实际上我只是挂了个名而已,不过你也不妨猜猜看。”哈尔眨了眨眼。


 


“机械工程?”巴里凭他身上的旧飞行员夹克给出了自己的猜想。


 


哈尔笑得前俯后仰,直到停下来才回答道:“你一定想不到,实际上我是一个诗人,所以在文学系挂了名。”


 


这次轮到巴里眨眼了。


 


一个喜欢穿飞行员夹克的诗人,听上去实在是……太酷了。


 


“那段时间我一直在为创作新的诗歌而烦恼,因为闷在房子里什么灵感都没有,就想到外面透透气,听学生们说过这家新开的餐厅很棒,就到了这里。”哈尔回忆说,“上天保佑我做出了正确的决定,让我在这里遇到了你,巴里。”


 


巴里脸有点发红,他开始讨厌自己一和喜欢的人打交道就脸红的毛病。


 


“我想,或许我们可以哪天一起去吃个饭然后看个电影什么的?”


 


巴里保证他也听出了哈尔语气里的一阵紧张,远不像他的外表看来的这么游刃有余。


 


一想到这一点巴里就感觉轻松了许多,于是他掏出纸笔,飞快地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把它塞到了哈尔的夹克口袋里。


 


“你可以随时打我的电话。”巴里几乎用神速力的语速补上了一句。


 


哈尔又露出那一贯的与人调情的笑容——只不过温柔了许多倍——对巴里说:“我一定会打给你,或许是明天,或许是后天,我根本等不及了。”


 


巴里彻彻底底相信了他是一个诗人,因为那些甜言蜜语他都信手拈来。


 


 


04


绿灯侠敏锐地注意到他的搭档近日有些心不在焉,有时候他会沉浸在别人都不知道的世界里,傻乎乎地笑出声来,有时候又会明显出神,连自己叫他都听不见。


 


幸好这段时间反派们都老实得很,若是在战场上,闪电侠这样的状态真是危险。


 


有过众多恋爱经验的情场老手绿灯侠,猜测闪电侠十之八九正在一段恋爱中,为了不让自己的搭档在战场上发呆而陷入危险的境地并且抱着打探对方的恋情的八卦态度,他决定在他俩在瞭望塔值班的时候和小红人好好聊聊。


 


“嘿,小红人,”绿灯侠带来了不少食物和饮料——都是那家店里的招牌——把它们放在两人之间,大有彻夜长谈的架势,“你最近很不对劲,发生什么事了吗?”


 


闪电侠在他问完这句话的时间里已经解决掉了一个蛋糕,然后他思索了半天,没明白搭档的意思,只好摇摇头,说:“我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啊。”


 


绿灯侠盯着他说:“你不要想骗过我这个情场老手的眼睛,小红,让我猜猜看吧……你现在是不是……正在和某个人谈恋爱?”


 


闪电侠面罩下的那半张脸瞬间红了。


 


绿灯侠用戒指在空中比了个硕大的绿油油的yeah,哈尔·乔丹总是这么智慧。


 


“听着,闪电,我知道陷入热恋之中的人是什么样的,但是你还是得保持理智,”绿灯侠正义凛然地说,“我注意到你总是发呆走神,如果遇到了无赖帮,你的那群对手们,你会被他们打得惨不忍睹。”


 


闪电侠面罩下的巴里·艾伦满脸愧疚,垂着头给搭档道了歉。


 


绿灯侠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可他想了半天什么也没有想出来。


 


“我真想知道那是一个怎样美丽的女性,能够如此吸引你的注意。”在理智的说教之后,绿灯侠就笑着八卦起自己的好友来,“她一定充满魅力。”


 


“唔……实际上,是他,而不是她。”闪电侠一瞬间砸出了一个重磅炸弹。


 


绿灯侠被炸得有点懵,过了好半天才将这句话消化掉,难以置信地问:“我和你搭档这么久,从来不知道你……”


 


“是,我喜欢同性。”闪电侠接着说,“你该不会嫌弃我吧?”


 


绿灯侠立刻否认:“当然不会!我,我只是一时之间感到很震惊。”


 


闪电侠微微一笑,轻声道谢。


 


“那么你能告诉我那是个什么样的家伙么?”即便八卦的对象从女人变成了男人,绿灯侠依然兴趣不减。


 


闪电侠犹豫了半天,摇头道:“很抱歉,绿灯,我还不能说,因为实际上我们还没有处于恋爱关系之中……只是一起吃过饭看过电影而已。”


 


绿灯侠“哇哦”了一声,在内心感叹这个神秘男性居然能够在几次吃饭看电影的时间里就把正义联盟的小红人迷得神魂颠倒。


 


“我们联系的并不算很频繁,因为我的事情很多,而且他的事情看来也不少……又或许他现在已经开始对我感到厌倦了?我也不大清楚。”


 


“怎么会!”绿灯侠立即否定了他的话,“没有人不会喜欢你的,闪电,就连老蝙蝠都对你那么‘和蔼可亲’,他对我可不是冷嘲就是热讽。”


 


“那是因为你总是故意惹怒他,天才。”


 


绿灯侠不置可否,他当然知道他是故意的。


 


在临近换班的时候,闪电侠显然变得兴奋了许多,灯侠一看就知道他肯定要去赶着约会,而巧合的是他今晚也有一个约会。


 


一想到自己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和巴里见面,他就心焦难耐,恨不得自己也有像闪电侠那样的速度飞快地赶回海滨城才好。


 


05


迟到先生巴里·艾伦每一次约会都没有迟到,这一次也不例外。


 


当他到达约会地点不久,哈尔也赶来了。这一次他换下了那件旧夹克,换上了一身笔挺的西装,头发也梳得整整齐齐,看起来不像是要约会而像是要求婚。


 


“等了很久吗,巴里?”哈尔在坐下来之后问。


 


巴里摇摇头,微笑道:“并没有,我也才到一会儿。你今天怎么没有穿那件夹克?”


 


哈尔想起在战斗中被弄得满是血迹的夹克,头疼地说:“沾上了很难洗的污渍,把它送去干洗了。”


 


巴里哈哈大笑。


 


“今天想吃点什么?”


 


“你知道我的,老习惯。”巴里飞快地说。


 


哈尔了然地点点头,几乎将整张菜单上的大部分菜品都点了个遍。


 


在第一次约会的时候他就见识到了巴里比他的外表看起来的要能吃得多,他就像有一个填不满的黑洞胃,吃下去的所有食物都被吸纳进了一个奇异的空间里,让他一直保持绝好的身材。


 


菜上得很快,哈尔的饭量是正常人的饭量,所以他很快就吃完了,剩下的时间便一直在和还在解决剩下食物的巴里聊天。


 


直到他发现巴里吃饭的模样像极了他的搭档闪电侠。


 


“巴里,你知道吗,你吃饭的样子和我的一个好友很像。”哈尔偷偷地用手在自己眼前挡住巴里的上半张脸,“都吃得又多又快,你们看起来……就像是兄弟一样。”


 


“我以为像我这么能吃的全世界只有一个。”巴里笑着说。


 


“或许你俩可以参加大胃王比赛,看看是谁赢。”


 


“一定是我。”巴里立刻回答,这是他已经解决掉了一半的食物。


 


哈尔不置一词,只是注视着巴里,那眼神好像是在注视世界上最珍贵的一个宝物。


 


“不用着急慢慢吃,我们还有很多时间,甜心。”


 


巴里刚想道谢,感觉到裤子里忽然震动了一下,他摸出手机一看,是从瞭望塔传来的信息,通知他他的老对手们又耐不住寂寞想要生事了。


 


地点就在中城的闪电侠博物馆。


 


“哈尔,很抱歉,我……”“巴里,我很抱歉,我要……”


 


两人都拿着手机,异口同声地开了口。


 


哈尔笑着摇摇头,道:“你先说。”


 


“我很抱歉,我父亲好像有急事找我……他不知道我在约会,我得赶快回去一趟。”


 


哈尔立刻表示了理解:“我也是,我的一个好友在酒吧喝得烂醉,没法回家,我得去看看。”


 


两人对视了一阵,差点儿要亲上去,但是两个手机的震动声将他们之间的距离迅速拉开,巴里的脸不可避免的红了,哈尔的也好不到哪里去。


 


“下次继续,巴里宝贝。”哈尔低声说。


 


随后他们一前一后飞快地离开了餐厅。




哈尔开始猜测自己在闪电侠博物馆会不会见到巴里。


 


等绿灯侠赶到中城闪电侠博物馆时,闪电侠已经出现在那儿——毕竟这是他的城市,而他又是世界上速度最快的人。


 


“为什么你也会在这儿?”闪电侠大声地对自己的搭档提出了质疑。


 


“大概是因为他们知道我们现在在一块儿,巴里……宝贝?”绿灯侠走到他身边,用那初次对话时缱绻而甜腻的声音喊了巴里的名字,就像他的舌尖上喊着棉花糖。


 


巴里怔了半天,然后慢慢地瞪大了眼睛,过了好久才开口:“哈尔?”


 


“是我,甜心。”


 


巴里觉得他脸红得快要把他烧死了,天知道他当着绿灯侠的面说了哈尔·乔丹的一些什么话,而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是对着正主在说!没有任何事比他们两人之间发生的一切更加离奇了。


考虑到他们都是超级英雄、都在正义联盟里、中城和海滨城的整体人口数量和同性恋的比例等种种因素,他们能够在一起几乎是不可能事件。


 


“我早就说过了,我们在一起是命中注定,巴里宝贝。”哈尔微笑着说,“现在,该去解决你的那群老朋友了。”


 


无赖帮发誓以后一定要在绿灯侠不在的时候在中城搞事。


 


 


06 结局


钢骨觉得最近闪电侠和绿灯侠之间的气氛很奇怪,他们两个像是吵了架,总是避免去看对方,甚至连话都少了很多,可是在对方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他们的眼神又总是落在另一个人身上,那里面的复杂情绪,钢骨看不懂,他只是觉得有点瞎眼。


 


为此他去找火星猎人求助,毕竟对方有可以心灵沟通的能力。


 


但火星猎人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十分坚决地表示什么都不知道,他真的完全不想听到“my boy”和“天才”这样乱七八糟的对话!


 


年轻人钢骨又去找了超人,超人疑惑地说:“他们不是在一起了吗?”


 


钢骨:……??


 


 


END

【Halbarry】推文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若无特殊标注,则为清水短篇完结


   排名不分先后


1.题目:我的盛大超级英雄婚礼


地址:http://www.mtslash.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42598&mobile=2


备注:哈尔策划了一次求婚,却发展成一场假结婚的闹剧。老爷计划通。




2.题目:When the ring goes wrong


地址:http://www.mtslash.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91040&mobile=2


备注:绿灯戒指有心灵感应的功能,因其破损,感应是单向的。于是巴里无意中得知了哈尔在生活中的小情绪。




3.题目:远离海滨从我做起


地址:http://www.mtslash.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98429&mobile=2


备注:电视剧闪来到了超女所在的地球二,遇见了巴里和他的爱人哈尔,辣到了眼睛。可是缘分这种东西是不会因为换了地球就改变的。番外分级是NC-17




4.题目:Not Even Batman Could Ruin It


地址:http://www.mtslash.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02239&mobile=2


备注:绿红在瞭望塔的72小时值班,两人因为无聊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是个小哥写的文章,有些句子特别萌。老爷的存在感瞩目。




5.题目:意料之外的婚礼


地址:http://theaw.lofter.com/post/1d1b5d24_ae9c346


备注:超蝙大婚,绿红是伴郎,哈尔在战斗之后记忆有些混乱,还以为是巴里和自己的婚礼,一场乌龙就此开始,而其他人却心照不宣地坐等修罗场。









Chant:

漫畫、電影和電視劇的三個閃閃 (^///^)~*
不知為何GG閃給我感覺拖延症最嚴重(爆

三個閃閃都是大天使 >///<

小然砸_墙头又杂又冷:

大概就是barry想告白然后被hal一脸期(wei)待(suo)的神情吓到然后没说下去
都挺心疼的哈哈哈

腐少锡想努力成为极速者:

前面还有几格但是天太热我太懒所以没画(…
就这样……?
想看生气的barry让他生气好难哦…ummm…不管,假装他在吃第十桶爆米花的时候某灯侠为了阻止抢走了,“Barry,别吃了”

好了别看了这些都被我懒掉了(ntm

最后瞭望塔被我嵌掉了一个瞭字求求你们假装没看到(…

以及hal内心活动感谢萧萧帮了忙!!!!手机怎么圈人xx苦恼(。

居然带绿红玩!!!

零喵_今天的脸也这么扁:

新素材,绿红粮o(* ̄▽ ̄*)ゞ虽然是把刀子_(:зゝ∠)_【等我想到了合适的封面再换新的吧】